繁体版 简体版
晋江文学城 > 古代言情 > 铁剑栖凤(上) > 第21章

慕容云飞想着,离开了严家茶坊。

***

唐晓白进房的时候,温书吟已经坐在桌前,自动把杯筷摆好,笑嘻嘻地等着她。

唐晓白险些笑了出来,唤人送上菜肴,再取出酒来替他斟酒。

“侯爷真是悠闲。”唐晓白不明白,这种时候为什么温书吟有空天天来找她?

“我应该要很忙吗?”温书吟疑惑地望了唐晓白一眼。

唐晓白笑笑没有回答,温书吟要装傻的话,他也不需要多问。

“你真的对我一点好奇心也没有吗?”温书吟满脸委屈。

“侯爷想要我对什么有好奇心?”唐晓白想,不管他想自己说什么,最后也是只要无赖好去满足他自己的好奇心而已,便只随口问着。

“就说说看你听过我什么事好了。”温书吟笑着喝光了杯子里的酒。

唐晓白迟疑了会儿,含蓄地开门,“只要是城里人都听过‘太子的传说’。”

“喔?我就没听过,不过我倒听过另一个传说。”温书吟满脸笑地望着她。

“嗯?”唐晓白应了声却没有什么反应,只再替他倒了杯酒。

“想不想听?想不想听?”

见温书吟一脸很想讲的模样,唐晓白想那才是他的目的。

“侯爷想讲的话。”唐晓白只是笑着落坐听他想说什么。

“我听过一个关于唐家的传说。”

望着温书吟的神情,唐晓白知道他想说什么,于是她没有响应,只是静静地聆听。

“听说唐家第七十二代的家主唐晓白其实是二个人,二个一对的双生子。”温书吟停顿下来,望着没有反应的唐晓白,再接着说。

“而听说唐晓来到京里建立了栖凤楼,因为姊弟情深的缘故,为了表明栖凤楼为姊弟共有,才称自己为唐晓白。”

温书吟停了下来。

唐晓白本来低垂地眼睫闪了下,抬眸望着温书吟,“很有趣呀,侯爷怎么不继续?”

“因为我不知道后续。”温书吟笑着。

“喔?温家六爷这么灵通的消息,侯爷怎么会不知道后续。”唐晓白也笑着。

“因为我没问。”温书吟耸耸肩,坦白开口。

唐晓白眨眨眼,等着温书吟下一句。

“我想听你说。”温书吟把手撑在桌上,身子朝他移近了些。

“侯爷想听我说什么?”唐晓白侧头望着温书吟,柔媚地微笑,就象初见面时有的一般。

“在我眼前的,是唐晓还是唐白?”温书吟却是难得表情认真地问。

唐晓白并不认为给温书吟知道了又怎么样,这三年来他也无时无刻地望着镜子问着自己是谁。

收起了笑,望着温书吟难得认真的神情,唐晓白不知道自己招惹来这个人是福是祸。

或许只是因为好奇,或是别的什么理由,温书吟不断想把隐藏起来的自己刨开拉出来,他不懂这对温书吟有什么好处。

“唐白……已经死了。”唐晓白轻声说着,语气薄弱地连自己也不信。

温书吟却像是很满意他的答复,笑着拿起酒壶替自己倒了酒。

“侯爷到底想要什么呢?”唐晓白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问这句话。没有得到答案总令人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,如果温书吟愿意要他,那还算是件简单的事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温书吟摇摇头,吞下了酒。那酒的味道就象他眼前的人一般,温醇香润中带着从未尝过的甘甜。

温书吟自己也不知道他想从这个人身上得到什么,只是不由自主的地想把这个人真正的面貌给拉出来。

一阵静默在二个人之间流窜,许久,温书吟抬头,微笑,“你呢?你听过那个什么鬼的传说不是?我们说好一天一个问题,我问了,现在该你了。”

唐晓白直望着他,不知道该不该问,也不知问了会怎么样,若是温书吟真的答了,知道这个答案的自己也许会惹来祸端。

但现在,他却开始对温书吟产生了好奇心。

“侯爷……真是太子?”唐晓白迟疑了下,仍是问了出口。

温书吟像是早知道他会这么问,笑笑喝下了酒,阻止唐晓白执起酒壶。

“不了,我该走了。”说着起身。

唐晓白并没有追问,只起身想送他,温书吟却按住他肩头没让他起身。

“侯爷?”唐晓白抬起头,只见温书吟凑近了脸,便没再动作只是垂下眼帘。

温书吟只是贴近他的脸颊,埋进他的发丝之间,吸取他身上醉人的淡淡酒香。

唐晓白只是闭上了眼睛,他不介意温书吟想做什么,至少他从没有令自己感到厌恶,甚至他轻贴上耳垂的唇,让他泛起一阵战栗。

然后他突地睁开了眼睛,因为温书吟在他耳边说的那句话。

他只是静静地望着温书吟把脸移到他面前,相对凝视了一阵。温书吟笑了起来,“我该走了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