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晋江文学城 > 古代言情 > 铁剑栖凤(上) > 第24章

这个情景似曾相似,温书吟第一次来的时候也是这种时间,自己也正拿着绣环。

唐晓白等着,温书吟却没有进来。

自从那天他赶走了燕长青,他的窗便都是关着的。

他静静地等了会儿,见窗外的人没有想进来的意思,便起身去开了窗。

“侯爷不进来吗?”他轻声唤着。

“……怕弄脏你的屋子。”闷闷的声音从屋顶上传来。

“无所谓,侯爷进来吧,我把窗子打开了。”唐晓白说。

静了一会儿,唐晓白听见了踩瓦的声响,便退了几步,温书吟才从窗外翻了进来。

他下午就听见了风声,说慕容云飞受了重伤,现在他望着一身是血的温书吟,他知道安慰是没有用的。

温书吟只是静静地望着他,“你的窗以后都会开着吗?”

唐晓白淡淡地笑着,“是的,以后都为侯爷开着。”

温书吟别开头,他觉得冰冷的身体里有了一点温度,暖暖的。

有人为他开了一扇窗。

“我累了。”温书吟朝唐晓白的床走去,只一步便停了下来,他想起自己浑身都是血污。

慕容云飞的血。

他怔在原地。

唐晓白走近他,柔声开口,“无妨,侯爷休息吧。”

温书吟抬首望着他,苦笑,“算了,血污难清。”

唐晓白回身,从柜子最底处里取出件男人的外衣。

“这是我……以前做给我弟弟的,不小心做的大些,他不能穿就留了下来,我想侯爷可以穿。”唐晓白轻轻抚过那件白衫,像是抚过心爱的物品一样。

“可以吗?”望着他的神情,温书吟问。

“人都死了。”唐晓白淡淡地笑着。

温书吟还迟疑着,唐晓白已动手解开他的腰带,替他脱下染满血渍的外衣,替他整好小心地放在桌上,因为他知道那染的是他兄弟的血。

温书吟目不转睛地望着唐晓白。

望着他为自己穿上那件衣裳。那是件绣上雪色芙蓉的月牙长衫。

很适合他。

温书吟想着,不知他换回男装会是怎么俊俏的人儿。

只是肩窄了些,容貌秀气了些,腰身细了些……

他想着,手臂已环上他的腰间。

唐晓白没有挣扎,只轻靠在他胸前。

他抱着唐晓白,闭上眼睛。

他以为闻着这幽静的酒香可以让他忘记。

但他闭上眼睛,还是不断的看见一身是血的慕容云飞、颜磊脸上那不知所措的神情,还有温一说的那句话。

他的右手废了

他害慕容云飞的右手废了。

他要怎么告诉慕容云飞,他害了他。

害他连当温清玉的棋子都不够格。

他该怎么办……

唐晓白想温书吟一定不知道他说出口了。

他只是轻轻拍着他的背,像是哄孩子一样的拍着他。

就像是小时候他姐姐常做的……

那天夜里,从慕容云飞的伤开始,事情起了变化,改变了京里的局势。

这都是温清玉当初始料未及的。

“小姐!不好了!”莫梨慌慌张张地冲进了小桑房里。

“怎么了,看你跑的那么喘。”小桑拿起手巾替莫梨拭汗。

“小姐……我方才出门的时候听说慕容总管受了重伤,现在生死不明呢。”莫梨喘了口气,把话说完。

“怎么会?”小桑霎时白了脸色。”发生了什么事?”

“听卖布的黄老爹说,昨天就在桑林子里,有人见到慕容总管倒在血泊之间,温府已经派人带他回府了,现在还不知生死。”

“慕容大哥……”小桑一时之间不知所措。突然间又抬起头,“那卫大哥呢?”

莫梨摇摇头,“不晓得,没有人提到卫先生……”

“会不会是那些坏人回来了……可是……可是慕容大哥武功很高的,怎么会……”小桑急的泪花乱转。

“我去问娘。”小桑想着,就想冲出去,被莫梨拉住。

“小姐,不行的,要是被夫人知道卫先生的事……”莫梨担忧的开口。

“可是,慕容大哥不晓得怎么样了。”小桑急的眼泪已经掉了下来。

“我再去问问好了,小姐您别急,听说温府有很好的大夫,我想慕容总管一定没事的。”莫梨安慰着小桑。

“嗯,那你快去。”小桑赶紧推着莫梨去探问消息。

莫梨离开后,小桑一个人在房里转了几圈,想起卫翌托给她的东西。“慕容大哥……到底是出什么事了。”

擦拭着掉下来的眼泪,小桑担忧着慕容云飞,怎么想还是觉得不放心,决定要去问问她娘,便出门房门。

走近她娘房门,听见了细微的谈话声,仔细一听是茶坊的主事,她从小就唤他二叔的叔叔,于是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