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晋江文学城 > 古代言情 > 铁剑栖凤(上) > 第25章

莫梨见司徒翌难过的样子,不知该说什么,“卫先生别难过,我想慕容总管吉人天相,应该没事的。”

“希望他没事……对了,你家小姐呢?”司徒翌左右望望,并没望见小桑。

“她在家里头,她很担心您呢,叫我出来探问看看,还好我遇见您了。”莫梨放心的笑了下。

“那,可以麻烦莫姑娘替我转告小姐,我无法再待在城里了,我想回家乡,麻烦小姐将我传家的东西还给我吗?”卫翌露出一脸疲累的表情。

莫梨点点头,任何人像他这样接二连三的遇到贼人都不会想留在这里的,“好的,可是我家小姐这时候不太方便出门,或是我帮您取来?”

“我明晚才要离城,方便的话,你跟小桑姑娘说,我明天日落前在东城门广场上等她,我也想再亲自跟她道个谢。”司徒翌诚恳地说。

“我知道了,我会转告小姐。”莫梨回答。

“谢谢莫小姐,那我先离开,好在慕容总管为我找了地方落脚……唉……都是我没用……”司徒翌哀伤地说。

“别这么说,卫先生是读书人,本来就不是会动武的人,我想慕容总管不会怪您的。”莫梨安慰着他。

“希望真是这样,那我就走了。”司徒翌说完,转身离开,马上就消失在人群里。

莫梨则一溜烟地跑开,想快点回到严家,告诉小桑这件事。

***

温书吟缓步走在街上,望着晨起工作的人们。他穿著唐晓白给他的雪色长衫,手里抓着那件染血的衣裳。

他想起昨夜躺在他怀里的唐晓白。

当清晨的阳光照射在他脸上的时候,那张清丽静谧的脸容,勾起他心底的悸动。

他希望那只是欲望,但他却清楚的知道那不是。

如果是的话,他不会只抱着他一夜无眠却什么也没做。

他不是女人,却有张完全不像张男人的脸。男人和女人先天上的差别他完全看不出来,要连骨架都这么像个女人,大概是从小就用药控制,不然怎么能有这么纤细的架子,像是从十来岁就不曾再长过。

因为好奇,他轻轻挑开他领口的把子,缓缓抚上他的颈子。

细细的喉结在伸手轻抚的时候还是感觉得到,证明他毕竟是个男人。

他其实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一直去找唐晓白。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动心喜欢上这个人,但他就是觉得放不下。他就是想把他从自我封闭的硬壳里拉出来,就算需要将他血淋淋地剖开,他也想把真正的他给拉到阳光下。

但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并没有那种闲时间,他有更重要的事必须做。

叹了口气,实在不想回到温府;不想见到温清玉;更不知道怎么面对慕容云飞和颜磊,所以他只好在街上乱逛。

他其实不怪任何人,但他就是不想见到温清玉,他不想面对他那双看透一切的眼眸。

脑子里杂乱无章地胡乱思考,他想着他看到慕容云飞的时候,他拚了命地抓住自己手腕时脸上的神情。

你想告诉我什么呢?兄弟……

温书吟边走边想着,不知不觉中,他慢慢地晃到昨天慕容云飞遇袭的地方。

地上血迹已干,温书吟来回地晃来晃去,看不出什么有异的地方,最后索性躺在昨天慕容云飞倒下的地方。

他躺着,想着慕容云飞当时是什么心情。

正午刚过,天空蓝蓝地,草很香,风很凉,让他想起在观天门的日子。

那时大伙都还是孩子,自己常常拿云飞玩笑,他却从来没有真正地动过气。

那段日子大概是他最快乐的时候……

叹了口气,温书吟侧头,望着昨天慕容云飞直直望着的那片桑林。

风吹树梢,远远地就听见树林沙沙作响地,绿油油的枝头摆来摆去的十分可爱。

几个采桑妇在林子里穿来穿去地忙碌工作……

桑树?

温书吟突地起了身,坐在地上思考着。

要骗过慕容云飞很难。

但只要是他信任的人,随便说什么他都会信。

但要得到慕容云飞的信任更难。

所以要骗倒慕容云飞只有先去骗过他信任的人,而他信任的人里面,最容易被骗的……

温书吟站了起来,不顾一切地飞身往城东而去。

这一次,他只希望自己能来得及。

快要日落,茶坊里仍是满座。

温书吟冲进茶坊,没有见着严思乐,朝一边的店小二问,“乐姨呢?”

而茶坊里的人见到有人突然带剑冲了进来,以为是找麻烦的,店小二没好气地瞪着温书吟,“不在,客倌喝茶就请坐,不喝就走。”

“小铁,不得无礼。”

温书吟还没有答话,一名老者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,年近五十上下,十分健壮的老人家,朝温书吟行了礼,“草民见过侯爷。”

一旁的小二愣了下,才吐吐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